疯狂的海南免税:买大牌就像买面包,外地代购把酒店当成家

疯狂的海南免税:买大牌就像买面包,外地代购把酒店当成家
2022年08月06日 08:47 时代财经

免税店没有淡旺季。

图片来源:时代财经/摄图片来源:时代财经/摄

每年7月,是海南最炎热的时候,但网约车司机阿林发现,高温并没有阻挡游客涌入这座南方海岛,被当地人视作旅游淡季的7月并不那么“淡”。

7月下旬,咸湿的海风带着36摄氏度高温扑面而来,三亚西海岸的海棠湾热闹非凡。这里不仅拥有多家高端度假酒店,还有目前全球最大的单体免税店——cdf三亚国际免税城。

阿林去年决定在海棠湾跑网约车。每天早上6点,他已穿梭在三亚西海岸的各个酒店、景点、餐厅与免税城之间。阿林告诉时代财经,去景点的游客多,来免税城购物的也多,海棠湾大多数司机每天的跑车时间是11-12个小时,刨除平台抽成的部分,生意旺的时候他们一天就能净赚上千元,生意不好也能赚个两三百元。

2020年7月开始,海南离岛免税购物额度从每年每人3万元提高至10万元,更多的游客、代购涌入海南。据海口海关数据,新政落地以来,截至今年6月底,海口海关共监管离岛免税商品销售金额906亿元、销售件数1.25亿件、购物旅客1228万人次。日均购物金额为1.24亿元,较新政实施前增长257%。

和阿林一样,更多看到机会的本地人加入海棠湾网约车大军。在三亚国际免税城的广场外围,除了出租车队外,数十辆网约车依次停在路旁等候着客人们的召唤。阿林说,要想获得同样的收入,和在市区跑车相比,这边单量更大,但工作时间更短。

奢侈品牌排长队,买大牌就像买面包

7月下旬的一个周末,时代财经来到位于海棠湾的三亚国际免税城。中午1点,位于二期的某连锁茶餐厅坐满了人,顾客来自天南地北,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——去免税城“血拼”。

三亚国际免税城目前分为两期,二期以经营有税品牌和餐饮为主,一期才是购物的主战场,建筑主体分成两个区域,A区销售化妆品、香水、大牌箱包等,B区以国际大牌鞋服、电子产品、精品珠宝等为主。

与大多商场一样,免税店营业时间为早十晚十,但与一般城市中心的商场不一样,这里就像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城,无论外面如何风吹日晒,里面始终在络绎不绝地“买买买”。

“免税店没有淡旺季,今天的人还算少。”虽然目之所及人来人往,但是在化妆品柜台工作的笑笑却对时代财经说,“人多的时候这里根本没有位置站,一眼望去都是人头。顾客排队半小时到一小时买单都是常有的事情。”官方数据显示,今年春节的7天假期里,海南离岛免税店7天销售额就达到近20亿元。

踏进免税城的那一刻,王萌的购物欲便一发不可收拾。当天,雅诗兰黛专柜50ml小棕瓶精华+15ml眼霜套盒在天猫旗舰店售价1465元,但免税店100ml小棕瓶精华+15ml眼霜套盒折完才722元。“不买就像错过了大便宜,家里的同款精华明明还剩下2瓶全新的,今天又购入两套,用到天荒地老。”另外,她还用家人的额度,为朋友带了20瓶防晒霜,8个眼霜套盒和3个清洁面膜。

Gucci免税城门店排队入场,时代财经/摄Gucci免税城门店排队入场,时代财经/摄

“免税店Gucci从不打折,售价就比国内专柜价格便宜了10%,但总是人山人海。”做代购的刘薇也不明白,上万元的包在免税店为何如此火爆。170元的卡诗洗发水,280元香奈儿口红,和8000元的日默瓦行李箱,这些平日里现身于高端商场的品牌,在免税店都像是超市买一送一的面包那样受欢迎。

热门商品缺货是家常便饭,货架快被搬空的情况也时有发生。“已经没有什么款式可以摆了。”某箱包品牌的店铺内,两名销售正在将5只行李箱封箱打包。在另一家化妆品专柜,销售隔着人群对刚走到口红展架的顾客喊到:“口红不用看了,全部都没货。”

在人流量最大的香化区域,销售几乎很少向顾客主动介绍产品功效,他们更愿意做的,是在顾客拿起某样商品时,直接将报价、折扣等信息传递给对方,当顾客还在犹豫,销售已经迅速把订单塞进顾客手里,转身去服务下一位顾客。

这番购物体验引得不少人在社交平台上吐槽。但是,柜哥柜姐们似是和顾客们达成了某种共识,足够的价格优势让服务态度变得不那么影响成交结果。

为应对超出寻常商场的巨大人流量,在三亚国际免税城“早十晚十”的营业时间里,即使专柜销售人员配比远超普通商场,但仍然要排出三个轮换班次。

三亚国际免税城日默瓦专柜,时代财经/摄三亚国际免税城日默瓦专柜,时代财经/摄

笑笑透露,此前一天仅三亚国际免税城的销售额就达到了2亿元,这高于海南近两年离岛免税日均购物金额1.24亿元。

代购涌入:一半时间在海南,免税城附近租房

有免税购物的地方,就有代购的身影。

“现在能买货的地方只剩海南了。”做了6年日韩代购的蔡蔡,在疫情之前每年都要往返于中国香港、中国澳门,以及日本、韩国的免税店数趟。随着新冠疫情爆发,蔡蔡和同行们都出不了国,卖完了存货,代购生意也戛然而止,于是他们将目光锁定海南。

蔡蔡表示,虽然大多数海南免税商品的价格高于日韩,但因为周期快,货源可信度更高,因此仍有着巨大的代购需求,“化妆品类是哪个打折买哪个,奢侈品一类都是1对1发采购视频。”蔡蔡道。

目前,海南在营的离岛免税有中国中免、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、海南省旅游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等5家经营主体,离岛免税店共10家,分布在海口、三亚和琼海。由于需要对比各家免税店的折扣,因此蔡蔡经常在海口、三亚来回奔波,早晨6点起凌晨2点睡也是常事。

但是蔡蔡却乐在其中,“每天都有新客户,自己额度没了就找人代买,有时候带2-3个人去都不够用。”如今,蔡蔡一个月有一半的时间生活在海南,她还在免税城附近租了一套房,过上了双城生活。

据时代财经观察,虽然打击代购的警示标语随处可见,但在免税城中,“藏”在人群中的代购并不少。他们在各个品牌专柜来回穿梭,会用手机对着一款商品仔细拍摄,然后在旁边与岛外的买家交流许久。一名免税城的代购对时代财经坦言,他们是团队作战,分工合作,此时同事正在另一个专柜买货。

客房管理员黄肖所工作的酒店公寓,距离三亚国际免税城仅1公里距离。他说,今年6月初由于三亚国际免税城折扣力度大,40余个房间,大部分都是代购入住,“不少人都是隔一段时间来一次,每天发几十条朋友圈卖化妆品”。

本地人盯上代买生意,1500元买断10万免税额度

按照政策,2020年7月起,离岛旅客每年每人离岛免税购物额度由3万元提升至10万元,每次购物时限购30件化妆品、4件手机、酒类合计不超过1500ml。

这对蔡蔡及同行来说显然不够,于是在海南本地,一个服务于职业代购的新生意逐渐有了市场。一些没有免税消费需求的海南本地人选择用10万额度去换取真金白银。

蔡蔡通常会花1500元-2000元找海南本地人,然后一同去购买免税商品,一同出关离岛提货,再寄出。不同于蔡蔡代购每件商品都亲力亲为,刘薇每隔2-3个月才去一趟海南。她找的代买则是单兵作战,但是这种情况下如果代买“跑路”,也只能认栽。

“要带货就跟我说,我安排人就行了,离岛买船票可以随时出发。”在社交平台上,一位自称是海南本地的“代买”生意人对时代财经这样说。

据了解,离岛代买一般有两种模式:一种是件数买断,代购无需向代买支付购买免税商品以外的费用,每次凑够30件化妆品,由于每个免税店会员均有消费积分返现制度,代买可从中赚取消费积分盈利。第二种是金额买断,代购需额外付给代买费用换取一定免税额度,市场价通常为600元换3万元额度,消费积分由代买返现给代购。

这也意味着,10万元的额度一般可换来1800元左右酬劳,不少代购对时代财经表示,海南本地的代买已经相对成熟,“各种渠道都能找到。”

但是,时代财经也注意到,近两年相关部门对海南离岛免税再次销售,或组织利用他人购买离岛免税资格和额度的“套代购”行为打击力度空前。去年8月1日,海南省正式启动对离岛免税商品实行加贴溯源码管理。一位关注海南免税折扣的UP主对时代财经说:“我加的代购里面好几个都被抓了。”

美兰国际机场免税柜台提示标语,时代财经/摄美兰国际机场免税柜台提示标语,时代财经/摄

刘薇对海南代购的前景不乐观,她坦言,相比之前,现在代购生意越来越难做,许多同行都纷纷转行。她说:“化妆品价格太透明,专柜不仅打折,还送正装,各种直播价格也便宜得很,我们的利润越来越低。只要来过一次海南,就能在小程序离岛购,现在手里留存都是不能出远门,或者没来过海南的老顾客。”

品牌争抢进入,免税巨头仍在扩地盘

血拼的游客和疯狂的代购撑起了海南离岛免税的市场需求,也让更多商家盯上这一块巨大的流量蛋糕。

在紧邻三亚国际免税城一期的不远处,免税城的三期项目建设正如火如荼地进行。从今年起,代购圈便疯传LV、爱马仕等奢侈品牌将以有税形式进驻,在7月底举行的第二届消博会上,中国中免工作人员对时代财经称“尚不能透露”,但也并未否认上述传言。

不仅是国际奢侈品牌,时代财经走访中发现,近两年大火的加拿大瑜伽运动服饰品牌lululemon在今年7月入驻了三亚国际免税城。850元一条的瑜伽裤在免税城没有任何折扣,和一线城市市中心大店相比,店铺的装潢低调了很多,店铺陈列也变得局促而拥挤。

三亚国际免税城lululemon门店,时代财经/摄三亚国际免税城lululemon门店,时代财经/摄

据店员透露,门店开业首日的单店销售额高达30-40万元,“我们没想到这么火,也没做什么宣传,原本首天的目标是3万多元。”

时代财经了解到,该店铺属于与中国中免首次合作的联营店铺,公司内部对该门店十分关注,店内不仅款式齐全,上新速度也与全国一线城市直营门店无差。品牌方面工作人员直言:“项目聊了很久,中免不太好进。”

事实上,在这个总建面约12万平方米,全球规模最大的单体免税店中,有数百个品牌入驻,但并非每个品牌都能一直拥有位置。“我们品牌的迭代很快,比如我们会给品牌半年到一年的机会,卖得不好就撤掉。我们需要高周转率来提高整个店面的坪效。”中国中免相关人员对时代财经透露,很多有税品牌想进但进不来。

与此同时,为了能吸纳更多品牌,这家国内免税巨头仍在不断扩建。“现在营业面积还不够,需要进一步扩建,中免也有很多地块储备,我们需要高周转率来提高整个免税城的店面坪效。”上述中免相关人员表示。

今年年底,亚洲最大的国际免税商业综合体海口新海港免税城也即将正式运营,这个巨大的商业综合体占地面积达675亩,规划总建筑面积约92.6万平方米。这也意味着,海南的免税市场规模将进一步扩大。

正在建设中的三亚国际免税城三期,时代财经/摄正在建设中的三亚国际免税城三期,时代财经/摄

而根据中国(海南)发展研究院《海南免税消费市场现状与趋势》发布的研究报告,到2025年,海南离岛免税消费市场规模将有望突破1600亿元,届时海南离岛免税销售额将超过2019年韩国免税市场规模,成为全球最大的免税消费市场。

(文中采访对象均为化名)

上一篇:纳米这么“小”,到底能干啥?
下一篇:北京君正董秘张敏是唯一一位女副总年薪46万 曾收到深交所监管函

热门推荐

收起

业内资深人士:通胀推动下金价将升破2000美元

  • 2022年08月18日 13:57
  • 智通财经APP

麻烦缠身,中天国富证券遭私募“追债”

  • 2022年08月18日 16:20
  • 市场资讯